网站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共赢热线: 13760325888

                  18890089088

              

环卫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环卫行业资讯

三部委固废补短板方案信号:厨余可焚烧,小焚烧厂上马?
来源:www.chinahuanjing.com | 发布时间:2020-08-14 | 浏览次数:26次
近日,三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处理设施补短板强弱项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又在朋友圈刷屏了。

作为受政策驱动的环保产业,业界关注政策文件,实属正常,但是能够被刷屏、被业内多家媒体频繁转载的政策,就很少见了。
 
乍眼一看此《实施方案》,似乎都是些千篇一律、似曾相识的内容,无多大新意,但逐条逐字精读、细读起来,内容就很“耐人寻味”了。

『 细品品有看头的《实施方案》』
 
整体来看,三部委印发的《实施方案》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垃圾分类做准备工作,加快补齐产业链条上的“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理设施”短板和弱项。  
 
然而,同样是补短板强弱项,《实施方案》中对于垃圾分类收集和分类运输后的各种处理工艺,如垃圾焚烧、垃圾填埋以及厨余垃圾处理的表述,尤其是前面的限定词,是有所不同的。
 
这里为了方便区分,笔者特别将关键限定词调色、并放大:
 
加快完善 垃圾分类收集和分类运输体系;
大力提升 垃圾焚烧处理能力;
合理规划 建设生活垃圾填埋场;
因地制宜 推进厨余垃圾处理设施建设。
 
“加快完善、大力提升、合理规划与因地制宜”,这四组关键词,你品,你细品!
 
其实这就决定了国家以及各地政府,在对待分类收集和分类运输体系,以及后端垃圾焚烧、垃圾填埋、厨余垃圾处理设施建设上,态度是有所区别的;
 
同时也决定了这几项工作在推进过程中,推进的先后顺序以及推进的力度是“大相径庭”的。
 
作为政策指导文件,牵一发而动全身,先鼓励谁,先推动谁,先不发展谁,影响的是行业的市场格局及未来走向。

先梳理下《实施方案》三个关键点:

1)加快发展焚烧为主的垃圾处理方式

生活垃圾日清运量超过300吨的地区,要加快发展以焚烧为主的垃圾处理方式,适度超前建设与生活垃圾清运量相适应的焚烧处理设施,到2023年基本实现原生生活垃圾“零填埋”。

生活垃圾清运量不足300吨/日的地区,要鼓励跨区域、统筹合建设焚烧处理设施,开展小型生活垃圾焚烧设施试点。

2)不再新建垃圾填埋场

原则上地级以上城市以及具备焚烧处理能力的县(市、区),不再新建原生生活垃圾填埋场,现有生活垃圾填埋场主要作为垃圾无害化处理的应急保障设施使用。‍

3)因地制宜推进厨余垃圾处理设施建设

已出台生活垃圾分类法规并对厨余垃圾分类处理提出明确要求的地区,要根据厨余垃圾分类收集情况,按照科学评估、适度超前原则,稳步推进厨余垃圾处理设施建设。

尚未出台垃圾分类法规的地区,以及厨余垃圾资源化产品缺乏消纳途径的地区,厨余垃圾可纳入现有焚烧设施统筹处理。
 

『 厨余进入焚烧设施,
行业“春天不再”?』

上述三段结合来看,“加快发展焚烧为主的垃圾处理方式”,“原则上不再新建垃圾填埋场”,“厨余垃圾可纳入现有焚烧设施统筹处理”。

这是不是说,
厨余垃圾处理行业“春天不再”?
垃圾填埋也要退出历史“舞台”?
国家要回归到混合焚烧的技术路线上来,所以才要大力提升焚烧处理能力?
这对垃圾焚烧行业是大大的利好?
 
难怪,有人对此波操作,表示看不懂,直言说“一边推分类处理,一边推混合焚烧,一边又要求厨余的分出率。”
 
还有人质疑说,“分了半天,政策上允许厨余垃圾可纳入现有焚烧设施统筹处理,那垃圾分类效果岂不是大打折扣?难道要重回以前的老路子?为何不想着解决厨余垃圾后端资源化消纳,一股脑的混合焚烧?”
 
为何会这样?
 
其实,不是不想着解决,是很难解决。无论是上一阶段餐厨百城试点留下的“后遗症”,还是新一轮垃圾分类大面积推行,厨余垃圾、餐厨垃圾等有机废弃物以及后端附属物的消纳,都是难以攻克的“顽疾”。
 
原因有二:

其一,这涉及厨余垃圾资源化路径能不能走通,商业模式可不可持续的问题。
 
有专家指出,厨余垃圾中存在大量熟食,盐分较大,天然不适于做成肥料,而特殊的处理过程或将进一步抬高后端成本。

而除了好氧堆肥之外,餐厨(厨余)垃圾有机产沼工艺,投资成本高昂,且存在沼气纯度不够,沼渣、沼液等二次污染的情况,也不适合大面积推广的工艺路线。
 
其二,这还涉及其他部门愿不愿意推广和使用厨余垃圾经过资源化处置的产品。
 
“从其他部门的角度上看,不接受厨余垃圾经过好氧发酵发生的肥料,也很正常。一来,市场上不缺品质高的肥料,老祖宗留下几千年的天然禽畜粪便,岂不是比餐厨(厨余)堆肥质量高?二来,可能吃了某些堆肥工艺的亏,就难以接受了。”某业内人士表示。
 
所以,在2018年固废战略论坛上,就有专家呼吁,厨余垃圾分类处置应适度适量,如果在尚未做好准备的情况下,付出较高的经济成本分出来,最后产物如沼气、堆肥等,对能源、土地贡献率不高,势必不可持续。(点击蓝字,查看上篇详情:新一轮,光大等焚烧巨头抢滩加入,再论餐厨是门“好生意”? )
 
上述业内人士继续补充说,“这可能已经意识到厨余垃圾资源化路径不太好走,所以会在文件中表示,对于尚未出台垃圾分类法规的地区,以及厨余垃圾资源化产品缺乏消纳途径的地区,允许厨余垃圾纳入现有焚烧设施统筹处理。”
 
这虽然不是好手段,却不失为符合实际情况、能够解决现实问题的最合适方法。
 
在该业内人士看来,允许厨余进入垃圾焚烧设施,只是权宜之计,并不意味着我国厨余垃圾处理行业就没有春天,因为垃圾分类和分类处置是政治大方向,是不会更改的大趋势。
 
在此背景下,我国厨余垃圾处理实施亟需补短板。行业依然有春天,但与以前不同的是,要因地制宜稳步推进,切勿一哄而上。


『 大项目需求减弱,小焚烧厂要上马,
市场需求要扩容?』

允许厨余进入焚烧设施、原则上不新增垃圾填埋场,种种迹象均表明,这对我国垃圾焚烧市场无疑是大利好,市场比我们想象要乐观许多。

三部委印发《实施方案》也指出,要加快发展以焚烧为主的垃圾处理方式,大力提升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未来三年要基本实现垃圾“零填埋”。
 
一边是各地新增焚烧市场在降温,另一边是“大力提升”焚烧处置能力。这操作,令笔者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不可否认,经过前几年的跑马圈地,资本的快速布局,目前全国各地垃圾焚烧处理能力提升很快,甚至趋于饱和了。
 
今年上半年全国释放的垃圾焚烧项目更是验证了这一点,无论是中标数量,还是日处理规模,相较于去年都是4成左右的下降。
 
从处理规模看,今年前七个月,全国新增的垃圾焚烧项目处理规模,累计约4万吨/日,同比去年7万吨/日,下降了43%。每个月都有不同程度的下滑——3月、5月、7月下降幅度最大,日处理规模均是以万吨为单位在减少。
 

从定标数量看,今年七个月,全国新增的垃圾焚烧项目明显减少,累计中标了37座,相比上年64座,减少了27座,中标数量也同比下降了42%。(如下图所示)



从各地出台的垃圾焚烧中长期规划也能看出,未来10年,各省市新增能力远没有近3年的多。如果再考虑到2021-2025年存量的改扩建项目已“名花有主”,实际市场上可以去竞争的“公开项目”少的可怜。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新增项目释放需求在减弱,可供招标的项目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为何三部委文件要说大力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
 
其实,这里包含两层深意:
 
1)这里说的大力提升、全面推行的是县域级的小型焚烧设施的建设,而非千吨级别的大项目;
 
这也符合目前行业发展的基本趋势,再次验证了之前笔者反复强调的两个观点:
 
其一:千吨级以上的焚烧大项目越来越少。近两年,投资企业不得已将视角下沉到三四线的县域,开始瓜分县域市场,上项目抢“地盘”;
 
其二:伴随着美丽乡村、城乡一体化的建设,三四线、甚至五六线的小县城生活垃圾产生量也在逐年上升。在顶层垃圾分类和“零填埋”政策倒逼下,为应对即将到来垃圾填埋场饱和的危机,也亟需补齐垃圾焚烧处理短板。
 
“不要小瞧了这块看似很小的大市场!我国疆域辽阔,人口在50万以下的小县城,全国可真不少,这是潜在的刚需。与国内其他焚烧龙头相比,我们公司一直投建的小型焚烧厂,走差异化竞争路线。”国内某垃圾焚烧投资商表示。
 
上述《方案意见》还提到,为了保障这些地区项目收益,清运量不足300吨/日,鼓励跨区域、统筹合建设焚烧处理设施。
 
也就是说,相邻几个县城一起合建。一来,规模大了,吸引社会资本前来投标;二来,垃圾入炉量也提上来了,保障社会资本的项目收益;三来,对政府来说,可实现一次选址,多个项目落地,省心省力。
 
这可真是,有条件的地区上垃圾焚烧设施;没条件的,量不足,创造条件一起合建也要上垃圾焚烧发电厂。
 
难怪有人看完此政策文件,在朋友圈写道,“这是硬推垃圾焚烧,之前文件还不鼓励垃圾清运量300吨/日地区建小型焚烧厂,真是此一时彼一时!我国垃圾焚烧市场要扩容,行业再迎发展的春天。”
 
2)提升存量改扩建项目,开展既有焚烧处理设施提标改造。

《实施方案》指出,鼓励企业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积极推动现有焚烧处理设施提标改造,提高设施自动化运行水平,增加供热等城市服务功能。
 
这很好理解,新增大项目需求放缓时,一方面是挖掘中小县城的潜在需求,补齐50万人口以下的地区生活垃圾处理设施短板;另一方面,向存量项目“开刀”,开展既有焚烧处理设施提标改造。
 
这也是国内一线主流投资商,在做十四五公司发展规划时,将存量项目改扩建、以及提标改造作为公司下一步发展的重要课题。


『 “政策虽鼓励小型焚烧厂,
但我不会去投” 』

但也有不少焚烧企业,对三部委《实施方案》表现的很“淡定”,认为我国垃圾焚烧新增市场会扩容的判断,过于乐观了。
 
政策上是鼓励兴建小型焚烧厂,但不代表社会资本真的会去投,因为500吨以下的小项目投资回报期长、盈利水平弱,操作不好很容易赔本。
 
不见得这是一块人人都会争抢的“香饽饽”。
 
“至少我熟知的国内一线焚烧巨头,对小的垃圾焚烧厂兴趣不大。小项目在企业内部评审时,达不到公司规定的盈利标准,很难通过公司董事会的审核。董事会不批,哪有资金启动?哪有后期的开建?”上述某投资商表示。
 
“不像以前‘跑马圈地’的时候了,为了上项目抢市场,没钱借钱,使劲加杠杆,不重视资金风险和现金流管理。更何况国内一线焚烧投资商大多都是国资控股,做事风格都趋于稳健,达不到盈利水平都会被‘卡掉’的。”
 
他继续说道,“投资小型焚烧厂,最大的‘痛处’是量不足。垃圾入炉量少处理费自然少,能够产生的电量也少。可前期科研、招投标、土建、厂房建设、焚烧设备采购、环保设施投入、人员的投入等各个流程都不少,投资也不低,所以操作不好,很容易得不偿失。”
 
这或许是国内主流投资焚烧厂商,热衷于地区的大项目,不愿意去投小项目的主要原因。
 
此外,根据《实施方案》,到2023年力争实现“零填埋”,也就近三年的时间;伴随着垃圾分类持续推广,分类回收效果的提升,入炉量也会少。
 
说垃圾焚烧行业拐点已现,处理规模逐步见顶也不为过!

相关文章